Black★star

和弦(下)

难得不用去学习那些无聊的课程,雷狮自然是要好好享受这一天的悠闲生活。

不过,逛了没一会儿,他便无聊起来。城堡里一个人都没有,他也对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无比熟悉,根本没有什么乐子可寻嘛!

雷狮望向窗外,那片碧蓝的天空,是他一直向往的、遥不可及的存在。自己就像一匹困兽,被关在这名为“皇宫”笼子里。他不是不想出去,可门口的守卫早已熟知他的面孔,他溜出去也会被拎回来,还会被灌输一大堆所谓王室的规矩。

忍不住轻叹一声,雷狮拉回了自己的,继续在城堡里探索。就在这时,一阵琴声传了过来。

这琴声瞬间就吸引了雷狮。不仅因为它在寂静中响起,这首曲子不似宫廷宴会上隆重复杂的舞曲,他根本听不懂,反而觉的脑袋被搅得嗡嗡作响。它的曲调轻快,并没有装饰音或切分等困难的弹法。似乎只是在一个个键盘上流连,以音符写下自己的心情。

纯真,而又快乐。

雷狮马上动身,循着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。然后,他站在了宴会厅前。

宴会厅,顾名思义,用来举办宫廷宴会的地方。每次宴会都会聚集一些讨厌的家伙,抹着厚厚的脂粉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,无非都在溜须拍马,令人作呕。可现在,既没有举办宴会,下人们也都不在,会是谁在弹琴呢?

雷狮探头进去,看见了坐在钢琴前的孩子。头发略微有些长,眼睛闭着,似乎在回忆什么快乐的事,看上去十分陶醉。他的手在琴键上飞舞着,让乐章倾泻而出。

没想到这样的乐曲竟是由一名小孩子弹奏出的,雷狮不由心生敬佩,当下便开口说道:“喂!你弹的不错嘛!”本以为这种轻松的问话可以与对方搭上话,却发现自己似乎把人家吓得不轻。

只见那少年直接从琴凳上“弹”了起来,琴声也戛然而止。转头望向雷狮时,表情变得可谓是惊恐万分,手也不自觉攥住了衣角颤抖着。这让雷狮有些挫败。

他原以为可以成为朋友的……

雷狮的脸也垮了下来,有些无奈地开口:“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啊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少年把头埋得更低了,嘴巴嗫嚅着吐出几个音节。“不好意思,我没听清,能大声点儿吗?”少年顿了顿,似乎又鼓起来很大的勇气,再次说道:“……米尔。”

“抱歉,还是没听清。”雷狮有些无奈地耸肩。对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,深吸一口气,音量又提高了一度:“卡米尔!”

……卡米尔?

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似乎曾在哪里听过。雷狮低着头陷入了沉思。在记忆中搜寻半天,才想起来,两个月前父王似乎带回来了个小鬼,就叫这个名字。那天父王将他带到几位皇子前介绍时,雷狮忙着去学习格斗技巧,瞥了一眼便匆匆地走了。之后也没与卡米尔有过交集。

所以也不能怪他没认出来嘛!

依稀记得卡米尔的身份比较尴尬,雷狮也没说什么客套话以免冒犯了对方,直接开门见山切入主题:“你刚刚弹的,是什么曲子啊?很好听啊!”卡米尔脸更红了,低头搓捻着衣角,将它弄得皱巴巴的。

“只是……一首民谣而已……”他这么说。雷狮听后沉思了一会儿:“我说,你来教我弹琴吧!”“诶?诶诶诶?!!!”卡米尔惊慌地抬起头,看到雷狮的面孔后又急忙低下去。

“我……我没有那个资格……”卡米尔嗫嚅道。他的眼睛,是紫罗兰的颜色……雷狮撇撇嘴,大步流星地朝卡米尔走去:“我说有资格就有资格,反驳无效。”说完,便一屁股坐到了琴凳左边,拍拍右边,示意卡米尔坐过去。卡米尔依旧有些犹豫:“可是我……”

“我只想学自己喜欢的曲子。”雷狮说,“我只做我自己认为正确的事。”他的眼神熠熠生辉,让卡米尔的自卑无所遁形。

雷狮没等卡米尔做出反应,就弹了一首哈农中的练习曲活动手指,流畅的动作与翻飞的手指,好似一场表演,让卡米尔不禁愣住了。

好厉害……

他崇拜地看向雷狮,他的言论,他的行为,他的眼神,他的一切,都让卡米尔心生向往。

“想要成为他这样的人。”这个愿望在这时便在卡米尔的心里扎下了根。

雷狮弹完了,转头发现卡米尔正盯着自己,打趣道:“怎么?被我迷住了?”“嗯……”他确实被迷住了。

不好这话我没法接。和想象中的反应差别太大,雷狮忘了词,只得转移话题:“那你现在可以教我了吗?”卡米尔回过神来,缓慢地点了点头,双手放在了琴键上。

“你比我要专业的多,所以我只把谱子告诉你就可以了吧。”

“哎呀被看穿了。你先弹一遍吧,不然我不知道音该怎么配,节奏也没法把握。”卡米尔看了雷狮一眼,便开始了他的演奏。

琴声又开始回旋于大厅之中,缓慢地流淌着,似乎是在倾诉着什么,过去的故事。手指在琴上流连起舞,湛蓝的眸子里盛满了温柔。每一个音响起,就像泉水般,流淌在人的心尖,激起一片涟漪,却又悄悄逝去。

雷狮一时间竟是呆了。

一曲毕,卡米尔转过头向雷狮示意,可后者根本没回过神,依然回味着刚才的琴声。没有严格的按照节奏,也没有繁杂的装饰音,更没有踩踏板来做出效果。只是纯粹的弹奏而已。

只是如此。

雷狮有些迟疑了:“我……好像没法像你弹的这么好。”他们的琴声是被束缚着的,被所谓的节拍、踏板、乐谱上的标识所束缚,而乐曲中的感情,却早已消失不见了。

卡米尔歪头想了想:“妈妈说过,将自己的感情融入进去就好!我不太会表达,大概就是喜悦的时候,你可以慷慨激昂地弹奏;悲伤的时候,你可以缓慢忧伤地弹奏。将你的情感融入指尖,将他们转化为属于你的曲子。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
属于我的曲子……雷狮盯着自己的手。他想要什么呢?金银珠宝?王位?好吃的美食?都不是。他要的很简单,只是自由而已。

只是想要脱离这牢笼而已。

那份愿望,那份期盼,将它们融入到手中,再转化为乐曲。雷狮将手搭在琴键上,凭借着记忆,缓慢而坚定地演奏着那首乐曲。能听得到吗?他的渴望,他的向往,被囚禁在笼中的焦虑,以及对外面天空的渴望。

雷狮弹得忘我,时而坚定有力的敲击琴键,时而忧伤缓慢地在琴上划过。明明与之前是同一首曲子,这次的弹奏却令人十分揪心,能感觉到,他心底的不甘。

琴声突然变得断断续续起来。雷狮毕竟只听过一次曲子,能记下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。正当他准备收手时,卡米尔的手搭在了他的右边——与他的手相隔了一个八度的位置,接着演奏起来。

你忘掉的,由我来帮你补上;你想倾诉的,由我来帮你传达;你所向往的,由我来帮你实现。

雷狮读懂了卡米尔眼中所表达的感情,微微一笑,凭着模糊的记忆,将曲子演奏下去。

偶尔的失误也没关系,有卡米尔在呢。他的后背有个最可靠的人,他还怕什么呢?

只需前进便是了。

两人无需多话,用音乐交流,将心里的情感倾注于收下的琴,让它成为我们心情的传话筒。

这样便好。

“雷狮殿下,原来你在这儿……”刚开完会的老管家回到房间没看见雷狮,急得到处找,听见了琴声便赶了过来,却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副温暖的场景。他闭上了嘴,静静地看着阳光为这对兄弟镀上金边,将一切都变得暖融融的。

“总管大人,找到雷狮小殿下了吗?”后面的一众女仆纷纷赶来,刚准备开口,却被温柔的老管家用手势阻止了。

“这冷冰冰的宫殿难得有这样的场景。”

“让它再保留一会儿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佩利,帕洛斯,见老大了吗?”卡米尔整理完资料,跑到大赛娱乐区去找雷狮。

“老大好像去娱乐区最里面了。”帕洛斯说。卡米尔点点头算是答复,他努力地穿过嘈杂的人群,找到了里间的门,钻了进去。

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沿着走到底,是一个宴会厅。

雷狮正站在宴会厅中的白色三角钢琴前,右手在口袋里插着,左手在琴键上,随意地敲击着,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。

卡米尔没出声,悄悄走上去,将右手放在琴键上,与雷狮合出了一段旋律。

雷狮一愣,随即了然。他与卡米尔相视一笑,合奏着这简单的乐曲。

即使无言,也可以用音乐交流。

用他们俩的和弦,弹出属于他们的故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去终于写完了。虽然写的时候挺开心的但写完后发现和我想象中的稍有偏差。嘛不过总算写完了我的肝都不好了【累趴】……接下来就可以写我之前记的那个卡卡灵魂梗啦!(≧▽≦)万岁!!!



和弦(上)点击头像查看

评论

热度(17)